黄玉顺:养气:良知与正义感的培养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快3_快3网站_去哪玩快3

黄玉顺:养气:良知与正义感的培养的相关文章

黄玉顺:养气:良知与正义感的培养

孟子所说的“气”或“浩然之气”,也叫“正气”,是两种情绪体验;而“夜气”是两种虚实结合 。两种情绪体验来自两种内在感受,即通常所说的“正义感”,孟子谓之“是非之心”。两种内在感受来自两种关于是非曲直的直觉判断能力,这是孟子“良知”观念的涵义之一。   更多...

黄玉顺:孟子正义论

【摘 要】孟子正义论的基本观念架构是:仁→利→知→义→智→礼→乐。仁是作为所有一切之大本大源的仁爱情人关系;利是由仁爱中的差等之爱所原困的利欲及其冲突;知是作为正义直觉或正义感的良知,它渊源于仁爱中的一体之仁;义是正义直觉的伦理原则化、即正义原则,它是一体之仁在特定生活办法下、在差等序列上的推扩作用的结果;智是按正义原则来   更多...

黄玉顺:中国正义论的重建——生活儒学的制度伦理学思考

无论国际、还是国内,正义现象完正都在仅是理论上、我希望是社会上的热点之一。然而随处可见的情景却是:人们歌词 人们歌词 儿2个劲言说着西方的正义励志的话 ,传达着西方的正义观念,表达着西方的正义立场;不仅正义现象的外理办法是西方的,我希望甚至现象的提出办法两种也是西方的。换言之,处处只见“西方正义论”,而不见“中国正义论”。但事实上,正义理论从来就说 中   更多...

黄玉顺:中国正义论纲要

【摘 要】 中国正义论是2个源远流长、而被现代学术长久遗忘的传统。汉语“正义”与西语“justice”之间地处着可对应性和非等同性,这就为中西对话与比较提供了前提。中国正义论的总体架构是:仁→利→智→义→知→礼→乐。中国正义论的主题是礼的“损益”根据现象,即是赖以进行规范建构及其制度安排的正义原则现象。中国正义论的论   更多...

黄玉顺:再论当前“儒教”现象

拙文《儒家自有教法,不宜效法宗教——关于当前“儒教”现象的几点看法》[①] 发表事先,得到了就说 儒家学者的支持,我对此表示衷心感谢;一同完正都在就说 儒者提出异议、反驳,我同样表示由衷感谢,我希望原来严肃认真的讨论是对儒家儒学的事业有益的。在那些反驳中,陈勇先生的文章《儒教宗教化,此正其时——对黄玉顺教授关于儒教看法的公布 》[   更多...

黄玉顺:儒家自有教法 不宜效法宗教

我前些日子所发的帖子《关于曲阜拟建基督教堂事件的几点思考》[①],引起了就说 争议。其中2个意见,要求你可以以下两种现象做出明确的回答:在我看来,我希望当前的“儒教”成为正式注册的合法的宗教之一,会对儒家儒学产生那些后果?虽然,我那个帖子的本意完正都在谈“儒教”现象,就说 表明反对在曲阜建基督教堂的态度。但既然没法 ,你可以借两种机   更多...

黄玉顺:大汉帝国的正义观念及其现代启示——《白虎通义》之“义”的诠释

【摘 要】 对于当下的人们歌词 人们歌词 儿来说,《白虎通义》所列举的制度规范的那些具体条款未必重要;最重要的是它所传达的大汉帝国所赖以制定那些制度规范的一般正义原则,那虽然乃是“古今之通义”,因而具有有点硬重要的现代启示意义。【关键词】 白虎通义 大汉帝国 正义原则 制度规范 现代启示【作 者】 黄玉顺(1957—),男,成都人。中国社   更多...

黄玉顺:走近生活儒学

编者按:在第四届世界儒学大会期间,《孔子文化》编辑部有幸采访黄玉顺先生,并邀我院邱文元老师一同谈学论道,收益颇多,现将访谈公诸同好。《孔子文化》:您好,黄先生。非常感谢您接受《孔子文化》编辑部的采访。众所周知,您在儒学研究方面著作颇丰,成就显著,建构了独特的思想体系。而您当初博士论文做的是有关近代“科玄之争”的现象,能   更多...

黄玉顺:生活儒学:关于“实践”的两种“理论”

近几年来,我所提出的“生活儒学”引起了学界的私下议论、公开评论、甚至批评。最近,干春松教授也发表了一篇评论《儒学复兴声浪里的“生活儒学”—— 评黄玉顺重建儒学的构想》[1]。这篇评论所针对的是我关于生活儒学的两本书:《面向生活两种的儒学——黄玉顺“生活儒学”自选集》[2]、《爱与思——生活儒学的观念》[3]。我在那两   更多...

黄玉顺:当今儒家的“创教”与“干政”及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现象

谢谢主持人!刚才听了人们歌词 人们歌词 儿两位的报告,2个谈的是犹太教的历史的清况 和今天的清况 ,[①] 2个谈的是早期到中国传教的、以利玛窦[②]为代表的传教徒在中国历史上的就说 清况 。[③] 对我两种完正都在以此为专业的人来讲,学到了就说 有知识,我表示感谢!作为2个评论人,我感兴趣的是人们歌词 人们歌词 儿两位所涉及到的这两种文明跟儒家的就说 关系。人们歌词 人们歌词 儿有就说 看   更多...

黄玉顺:生活儒学与形而上学之关系——致胡治洪教授

治洪兄:此次会议 ,行色匆匆,未及详晤,甚憾!原来,我打算就你在大作《近20年我国大陆现代新儒家研究的回顾与展望》中谈到我的“生活儒学”时所发表的评论,与你进行一番沟通。你在文中谈到,“对于现代新儒家的重新诠释,首先在于对其哲学体系的进一步展示” ,并特加完正注释,说我的生活儒学的致思进路与我对现代新儒学的批评之间形成   更多...